打破云南旅游格局:黑马临沧的“出头天”和引爆点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eritron.com/,弗赖堡

以最近一个节假日端午假期的表现来看,在接待游客量恢复上,云南已经恢复到去年的76.2%,领先全国。

在旅游景区开放上,云南已开放319家景区,恢复率达到91.6%,领先全国。

携程发布的“下半年旅游意愿调查报告”显示,国人的旅游意愿正在大幅提升,暑期、国庆将迎来旅游高峰,云南成为最受欢迎出行的意愿地。

看看我们根据各州市统计公报整理的《2019年云南16州市旅游格局》,和复杂的旅游资源相比,云南旅游在数据上存在两大方阵。

还有一个方阵是另外11个州市,之所以不分得更细点,是因为体量的差距太小,以多个州市30%以上的恐怖增长,三年就能翻一番,明年再看,排位难说已经面目全非。

远的不说,纵览云南当下旅游发展排名靠前的州市,基本上都离不开火车的加持。

自2016年底云南开通高铁3年多来,在省内10个州市、49个区县建成运营54个高铁无轨站,共发送和到达旅客达1.6亿人次。

以云桂高铁为例,为红河、文山带来了云南省内以及周边贵州、广西两省区的大量旅游客流。

2019年,仅红河弥勒就接待游客共计1205万人次,旅游收入共计142亿元;文山丘北因为普者黑一地,共接待国内游客585万人次,实现旅游综合收入52.5亿元。

旅游的本质是一种时空关系,时间是第一要素。这就是为什么高铁开通后,昆明到普者黑车程已经最快不到1小时,丘北县还要建设轻轨电车,实现20分钟可从高铁站抵达普者黑景区!

云南今后几年最重要的两条铁路,一个是力争今年建成通车的大临铁路,一个是预计2023年建成通车的大瑞铁路。

单就速度而言,受大临线影响的临沧就要比受大瑞线影响的保山、德宏,多出三年的“铁路先行”战略机遇期。

2018年开通的昆楚大铁路,大家都知道该线路异常繁忙,经常一票难求。事实上,该线路还是云南旅游格局的中轴线。

昆楚大铁路向北延伸到丽江,再通过丽香铁路延伸到香格里拉,就是云南重要的黄金旅游线路“昆楚大丽香”。

楚雄,正是因为迎来融入“昆楚大丽香”黄金旅游线的发展节点,一跃成为云南的新兴旅游目的地——当然,还要考虑到通过成昆线连接四川的引流便利。

楚雄的特点正在于到昆明和大理都只需一个小时,一些同档次的酒店价格却比昆明、大理便宜近一半,这就兼具了时间和空间的双重优势。

昆楚大铁路作为云南东西铁路大动脉,对长期不通铁路的滇西州市接入全国高铁网意义重大。

今后数年旅游发展的黑马,必当出自大滇西旅游环线,出自大临线、大瑞线的州市,临沧首当其冲。

2019年,红河、楚雄、保山、文山、临沧五个州市的旅游总收入增幅均在30%以上。

红河很猛,旅游总收入离大理只差10亿,短期内超越丽江成为云南第二,可能性很大,不过红河已经是“白马”了,不能视为黑马。

楚雄作为云南省国土面积第二的州市,是第二方阵的领军人物,短期内尚难以冲进第一方阵,更多的还是应对身后州市的冲击,黑马气质并不明显。

红河、楚雄两州还有一个短板,就是旺丁不旺财,接待游客人数名列云南省二、三位,但人均花费低,赚了人气不赚钱……不过这个问题普遍存在,人均消费再低,低得过重庆的873元吗, 我们姑且理解为“以量变激发质变”吧。

文山呢,弗赖堡和曲靖、昭通构成大滇西旅游环线之外的三个州市,脱离了云南旅游发展的主体工程,黑马气场不足。

不要低估一个省旅游业发展的主体工程。以隔壁四川省为例,旅游业主体工程是创建“天府旅游名县”,2019年1到10月,10个天府旅游名县、30个候选县就实现了旅游总收入近4千亿元。

10个天府旅游名县的文旅产业,对当地税收的贡献率达到15%,对当地经济增长贡献率超过25%。

保山呢,一个问题是非首府城市腾冲对旅游总收入的贡献太高,达到了42%,另一个问题是何时才能享受到大瑞铁路畅通的红利。

2004年撤地设市的临沧,是云南省最年轻的州市,不仅自身资源富集、特色浓郁,又赶上了云南旅游“二次创业”,可谓一出生就风华正茂。

云南16州市目前的旅游总收入排名,并不能反映临沧的真实实力,临沧暂时的排名低,主要源自长期以来,人们对临沧的不了解。

和众人追捧的白马不同,黑马指的是潜心努力、不畏强手而一举成名的后起之秀。

临沧虽然是南茶马古道发祥地之一,但茶马古道受阻于高山大河,未能深入临沧,“上天赐予、祖先留下的宝贵财富”临沧古茶树等优质资源长时间不为世人所知,以至于临沧茶区仅为普洱茶的三大产区之一。

临沧拥有旅游资源点500余处,有8项国家级旅游资源、10项省级旅游资源和A级景区21家,旅游资源不逊色于云南任何一个州市。

近十年来,除2012年,临沧均保持30%以上的旅游总收入增长,从2010年的14.5亿到2019年的340.06亿,增长23.5倍!

但临沧旅游起点太低。若是以2010年为起点,那一年,昭通的旅游总收入是临沧的1.4倍,文山、楚雄、保山更是达到两倍多。

因为封闭,开发晚,成就了临沧成为原生态民族文化保存得最为完整的一块净土。但受交通的制约,开发不够,既难以“旅”,也难以“游”。

历史惯性没那么容易打破,特别是大家都在高速增长。想破局,不仅要做好各种规定动作、标准动作,还需要超常规的力量,才能脱颖而出。

2016年,沧源佤山机场建成通航,临沧成为云南省第三个拥有一市两机场的州市。当年,临沧旅游总收入增长高达70.8%,次年再增长58.3%。

2020年初,临沧第一条县域高速公路通车,并提出今年要确保玉临、临双、镇清、云凤4条高速全线条高速公路——南涧至云县高速开工建设。

大临铁路临沧境内里程96.4公里,一旦通车,不仅将结束临沧不通铁路的历史,还能北连攀枝花、西南连接清水河口岸,未来还要延伸到缅甸皎漂港。

从自然生态、民族文化资源角度而言,临沧与贵州黔东南在旅游发展上具有互鉴性——一个是“恒春之都,大美临沧”,一个是“中国聚宝盆,大美黔东南”,连旅游品牌都比较相似。

临沧很美,有好茶、有澜沧江、有神秘的民族风情、有迷人的边地风光,而且发展得不错,但一听从昆明到临沧553公里,居然需要9到10小时的车程,太远了,就打消了到临沧旅游的念头。

这里光热条件优越,雨量适中,山好、水好、气候好、植被好、甘蔗好、茶叶好、坚果好,是最好的地方。

要用好高速公路正在成网、铁路即将建成通车等有利条件,瞄准国际化、高端化、特色化、智慧化目标,找准经济社会发展的引爆项目和文化旅游产业发展的引爆点。

临沧处处是景、处处都美,每个村子都好看,每条河流都漂亮,每棵树都有特点,人在临沧,“养胃、洗肺、好睡”。

世界层面,乡村旅游是当代欧美国家的主要旅游形式之一。前面为什么一再强调交通?在欧美乡村旅游市场中,本地旅游者在旅游者总人次中往往占七成以上。在英国,这些本地旅游者从居住地到旅居地为2~3小时车程之内。

临沧气候条件殊胜,冬无严寒、夏无酷暑,年平均气温18.5℃,湿度75%,基准人体舒适度5级天数在210天以上,亚太环境保护协会、中国国土学会等机构把临沧命名为中国“恒春之都”,是全国少有的避暑避寒双宜的城市,是一个休闲度假、养生养老的胜地。

云南省农耕文化底蕴深厚、特色鲜明,少数民族文化也大多在农村地区孕育传承,乡村旅游是一大特色。

“‘铺天盖地’地实施一批乡村旅游项目,并推出一批‘顶天立地’的龙头项目。”

由云南海诚控股投资开发的佤山凤城项目于2019年11月正式启动,总体量12000余亩、投资约280亿元人民币,涵盖众多以佤文化和临沧人文风情为主题的体验景点群。

茶马健康游、田园乡村游、佤乡秘境游三大核心产品,促进临沧乡村旅游、全域旅游发展,着力把临沧建成最美丽的地方、云南省健康乡村旅游目的地、全国康养旅游胜地。

我们要借助自然环境、缅甸风情、民族特色等优势资源发展乡村旅游,做到民族元素世界表达,地域元素现代表达,用生态、民族、区位三个优势,使人们一提到乡村旅游就首先想到临沧,把临沧乡村旅游打造成为云南旅游的一张靓丽名片。

在澜沧江边、在吊脚楼上看着澜沧江波涛汹涌的云海或者江水,喝一杯最好的茶, 把心静下来,这个梦想就在临沧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