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号马特霍恩B-29轰炸机首炸日本本土战果有限意义重大
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eritron.com/,云达不莱梅

1943年11月美、英、中三国首脑在开罗会议中批准了盟国对其联合作战的基本计划。同时,代号“马特霍恩行动”(Operation Matterhorn,马特霍恩雪山是阿尔卑斯山脉海拔4478米的山峰)

根据计划,中国将在5个月内在成都区域完成4个远程轰炸机机场及配套设施建设,英国负责在加尔各答修建4个机场作为后方基地,保证美军飞机对日本本土的远程轰炸后勤供给。

1944年3-4月,4个B-29轰炸机机场在加尔各答先后建成,美军第58联队则开始转场。1944年4月2日第一架B-29轰炸机抵达加尔各答查库里亚机场。之后,首批B-29轰炸机机群从美国中部堪萨斯州经过漫长航程,经大西洋、北非、印度洋,在加尔各答各个机场进驻。

1944年3月31日一群不同民族民工奋力拖拉一个巨石碾子滚过跑道,用血肉之躯铺筑。起飞的是1架B-24轰炸机

而在中国这里,由于无法通过陆路运送工程机械进入大西南,为此动用了29个县先后50万民工完成了4个机场修建。1944年4月24日,首架B-29轰炸机从加尔各答卡拉科布尔机场起飞,飞越驼峰航线,降落在成都广汉机场。之后,又有3架B-29轰炸机装载第58联队指挥部所需的关键设备在当天下午降落在广汉机场。对日本的首次轰炸即将开始!

1944年6月14日,92架B-29轰炸机从加尔各答起飞,这是第58联队马特霍恩行动对日本本土的首次空袭。共有79架轰炸机抵达成都周围的4个机场,它们在这里加满油、挂足炸弹。

6月15日黄昏,联队指挥官乌尔夫准将在新津机场发布命令“今夜,B-29轰炸机的兄弟们,我们第58联队实施‘马特霍恩行动’的首次空袭日本行动。今晚夜间轰炸的目标,是日本九州八幡帝国钢铁厂。袭击珍珠港的炸弹,就是用它们的钢铁制造的。弟兄们,我们要炸毁它们!”

4个大队73架轰炸机分别从新津、广汉、邛崃和彭山机场腾空而起,首次实施对日本本土轰炸。地勤人员在黄昏中挥着手向飞行员致意,目送这些大无畏的飞行勇士渐渐消失在高空。

机群在万米高空编好队形,向北方隆隆飞去。其中1架在起飞时坠毁,4架因故障返航,其余68架向日本飞去。

B-29轰炸机群经山西、河北,飞越山东半岛,飞入黄海时,时近午夜,机群在夜幕中的黄海上空飞行。轰炸机群采取夜间航行、黎明攻击的方式,采用无线电静默,成功躲开了日军地面无线电监听与防空雷达的监视。午夜时分,B-29轰炸机群透过淡淡的云层辨认出日本九州岛海岸的轮廓,地面上的点点灯火为机群指示了方向。

6月16日凌晨3时半,机群抵达目标上空。此时,因为八幡市事先发出空袭警报实行了灯火管制,加上八幡钢铁厂厂区产生的烟雾,使得目标一片黑暗。这座著名的工业重镇,钢铁产量达到225万吨,占当时日本钢铁产量的24%。这是日本钢铁工业中最重要的基地,被盟军列入第一批空袭的最优先目标。

美军领队指挥官大队长布朗抑制住激动的心情大声发出命令:“目标:八幡钢铁厂!能借助雷达投弹的,就借助雷达投弹!不能借助雷达投弹的,则目视投弹!”正在这时,日军地面高射炮响了,地面防空网对空发射了密集的高射炮弹,一串串曳光弹飞向空中,似流火一般在天空四迸开来,不过日军这些地面高射炮火根本够不着高空的B-29轰炸机群。对于B-29轰炸机机组人员来说,地面炮火在夜空中像是节日施放的一阵又一阵艳丽的礼花,可以供他们在高空中欣赏。日军的夜航战斗机也正在升空拦截。不过B-29轰炸机依靠自身强有力的炮火击退了它们。

美军机群开始投弹了!数百吨的炸弹呼啸着落向九州,地面顿时燃起熊熊大火。首次轰炸成功了!炸弹扔下去后,布朗大队长命令报务员向基地指挥部发出无线电密码:“贝蒂(已投下炸弹)——”。

而自从B-29轰炸机机群起飞后,在新津机场附近的第58联队指挥部6月15日夜里指挥部雷达系统运转着,无线电收发报机工作着,等待着日本前方的消息。云达不莱梅指挥部全体人员都在紧张期待着,要知道这是首次从成都起飞去远炸日本,这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战略远程轰炸,能顺利到达目的地九州岛吗?有没有异常情况发生?能准确轰炸八幡钢铁厂吗?轰炸之后能顺利返航吗?

午夜时分,指挥部两层小楼内,窗帘布密实地遮挡着屋里的灯光。在场的美军军官、中国军官都在焦急等待着。按照航程计算,临近午夜,机群就该到达目标了,怎么还没有回音?!突然,无线电收发报机的灯闪闪发亮了,当报务员接收到“贝蒂”密码时,喊了起来:“贝蒂-贝蒂-”。中国军官喊道:“投下炸弹了!”新津机场联队指挥部一片欢腾,美国军官相互拥抱祝贺,而中国军官更是激动。

在日本九州岛上空,美军各机组还是在黑暗中朝目标区投掷了所有炸弹。68架轰炸机在不到1分钟时间内将所携带的炸弹全部投掷,地面顿时一片火海,有的高大建筑物轰然倒塌,日本人在浓烟中喊叫着四处逃窜。投弹完毕后,机群立即高空爬升,高速驶离日本,踏上归途。

当时,大约有12家报纸和广播电台记者跟随,专程采访此次飞行作战。其中包括《纽约时报》记者迪尔曼-杜丁(Frank Tillman Durdin)。它在返航途中高度紧张的情况下,写下了此次空袭中的传奇故事,可谓是新闻报道的范例。

B-29轰炸机第一次轰炸日本,在精神上、心理上对日本打击很大。在获知日本本土遭到轰炸的消息,日军大本营分外震惊。中美媒体则将这次行动描绘为伟大的胜利。美国媒体说这是继1942年4月杜立特空袭日本以来第一次对日本的轰炸;中国媒体说这是对日本轰炸重庆的复仇!

美国总统罗斯福则认为,这是一次具有创新意义的行动。在到达目标区域飞行时,这些轰炸机彻夜不着陆地飞行3000多英里进入了第二天的白昼。虽然这次行动并没有为缩短战争进程作出什么实质性的重大贡献,不过4个大队均因这次远程轰炸的巨大影响和震撼力获得总统团体褒奖,以勉励他们的勇敢和坚韧精神。

从实际来看,美军这次行动当时的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评价是“非常业余”。美军第58联队在这次轰炸中自身损失惨重,却实际收效甚微。起飞不久就有4架轰炸机因为故障返航,只有47架轰炸机投弹,另外6架轰炸机因机械原因在途中就扔掉了炸弹,2架轰炸机轰炸了备选目标,5架轰炸机错过了投弹时机,还有7架轰炸机损失,其中1架被击落。而集群飞抵八幡市上空时,因为该市预先发出空袭警报而实行了灯火管制,使得目标一片黑暗。美军的轰炸只有1枚炸弹投到目标区附近,炸毁了1个发电厂。小仓兵工厂和其他一些厂区遭到轻微破坏,八幡制铁所没有受到实质性损失,情报表明它次日就恢复了钢铁生产。此次轰炸4个大队的92架轰炸机从加尔各答起飞,只有47架轰炸机在目的地投放了炸弹,几乎近一半的飞机不能作战投弹,从中暴露了许多保养、训练和后勤的问题。

这次远程轰炸,没有飞行沿途气象信息,没有沿途日军空军及地面防空准确情报,并缺乏精确雷达导航。实际上,在这种准备不足的情况下,大规模的B-29轰炸机群远途奔袭日本且缺乏地面电台导航,在夜间对目标进行轰炸简直就是一场赌博。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